快捷搜索:  as  xxx

贾康:改革进入深水区就要冲破各种利益固化的

“2018年中国经济表现符合预期,如果没有外部压力和冲击的话,经济实际运行的结果会比现在好。”中国财政学会副会长、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前所长贾康向新京报记者表示。

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也对2018年中国经济的表现作出积极评价。“在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和大国政治经济博弈的背景下,中国经济还能保持6.6%的增速,这是很了不起的。不过,现在中国经济增长从强调速度转向高质量发展,在目前的形势下,政府怎么能够用逆周期的政策把经济托住、稳住,而不是再追求加速度。”

在贾康和张燕生看来,中国经济的外部环境仍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和压力。

“如果不是外部环境的变化,中国经济本来有望基本实现L形的转换。但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,中国经济开始下行,估计这一过程或会延续到2020年。”贾康说。

那么,什么是中国可以把握的“确定性”?贾康和张燕生给出了同一个建议。

“这个确定性就是——中国的工业化和城镇化还有相当可观的发展纵深空间,中国基于经济社会的成长而调动扩大内需的潜力仍然非常可行。因此,我们要坚定不移的进行改革,攻坚克难。对外坚定不移地进一步开放,多边博弈。”贾康说,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过程中,中国做好自己的事情,把压力变动力。

对于2018年在经济改革方面的表现,贾康评价,2018年的改革表现可圈可点。“比如说,推进了大部制的改革、国地税合并、个人所得税也迈出了‘综合’的第一步,不过,这些改革仍然有其局限,需要进一步推动。”贾康说,未来进一步的改革攻坚应在混合所有制、包括房地产税在内的税制、司法体制改革等“硬骨头”方面。

“中国经济增长质量提高面临的挑战是真正地、实质性地推进经济结构优化,改革进入深水区就是要冲破各种利益固化的藩篱。没有真正的改革,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和后劲就不能形成。”贾康强调。

张燕生也表示,目前中国经济内部面临的挑战和任务是“从商品和要素流动性开放转向规则等制度性开放”。2019年中国最核心的事情仍然是做好自己的事情,坚持改革开放,坚持动能转换、结构转换、模式转换。

“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中国要做的事情是:进行规则的开放,学习借鉴、对标国际先进规则、标准和制度,加强国际合作方面的开放。从这个角度看,中国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是适应开放的问题,这就要转变观念。比如说,我们要推进动能转换,经济的增长是依靠汗水驱动还是创新驱动?中国的商品依靠代工和贴牌还是转向依靠核心技术等?”张燕生说。

新京报记者 侯润芳 编辑 岳彩周 王进雨 校对 何燕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